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期货 >

铁矿石多头节节败退!5天跌100元 分析师:可能还

2019-08-14 20:24
摘要 【铁矿石多头节节败退!5天跌100元 分析师:可能还要跌!】8月7日消息,国内商品期货日盘收盘涨多跌少,甲醇、红枣、金银涨幅居前,但铁矿石主力合约重挫逾5%,五个交易日跌超100元/吨,跌幅逾13%。分析师称,下半年大概率呈现震荡向下的趋势。(东方财富研究中心)

  8月7日消息,国内商品期货日盘收盘涨多跌少,甲醇、红枣、金银涨幅居前,但铁矿石主力合约重挫逾5%,五个交易日跌超100元/吨,跌幅逾13%。分析师称,下半年大概率呈现震荡向下的趋势。

  截止日盘收盘,行情表现如下:

  步入8月,铁矿石期货价格延续回调势头,日线创下“五连跌”。分析人士表示,受市场情绪转弱、铁矿石市场供应增加预期以及需求不振影响,铁矿石期价遭遇重挫。而经过近期价格大幅下跌之后,已基本体现供给端的影响,后市铁矿石期价会否继续下跌需关注钢厂后续停限产的力度、海外矿山检修等对市场的影响。

  【推荐阅读】

  年内最牛商品期货“退烧” 超22亿趋势资金撤离铁矿石期市

  今年最为强势的大宗商品铁矿石,已经迎来重要拐点。

  8月6日,大商所铁矿石期货单日减仓达18.2万手。即便不考虑期货公司附加部分,仅按照交易所收取的10%比例估算,该品种本周流出的持仓资金已达22亿元。这其中还未将成交量下滑,导致的拉涨主力日内投机资金考虑在内。

  生意社提供的现货报价也显示,7月底日照港PB粉(主流澳洲铁矿粉)车板价为892元/吨,至8月6日已经回落至801元/吨。港口铁矿石现货、铁矿石期货的联袂“打折”促销,正预示着铁矿石的翻倍之旅就此告终。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过程中,诸多现货、期货业内人士亦表达了同样的观点,“铁矿石供需最紧张的时段已经过去”。

  对此光大期货研究所黑色分析师张岩8月6日指出,随着VALE(淡水河谷)部分矿区复产以及澳洲矿山下半年产量小幅增加,下半年四大矿供给量大约较上半年增加6000万吨,铁矿石供给缺口逐渐修复,铁矿石主要矛盾由供给短缺的矛盾转向结构性矛盾。

  资金“发动机”熄火

  2018年底时,大商所铁矿石期货主力结算价尚不过492.5元/吨,但是到今年7月中旬时,该品种一度创下了924.5元/吨的高点,几近翻倍。

  剔除海外矿山巨头减产的因素外,资金成为了期货价格上涨的绝对推动力,这从进场力度便可看出。

  期间,铁矿石期货持仓量从94.2万手放大至230.6万手,单日成交量则从81.5万手一度增加超过500万手。前者代表了追逐趋势的资金,后者则反映出了投机为主的日内资金活跃程度。

  直到近期铁矿石港口库存止跌回升,港口PB粉、铁矿石期货价格连续重挫,升势才告一段落。

  “今年7月港口库存创下1.14亿吨的新低,但是从中下旬开始,港口库存见底,港口库存已经回升至1.18亿吨。”生意社钢铁行业分析师何杭生称,升势能否维持虽然不能确定,至少年内库存低点已经探明。

  差不多同时,铁矿石期货价格见顶,资金开始撤离。

  “上周美联储降息落地,影响了市场预期,进而抛售风险资产。”中大期货研究院商品期货负责人张灵军称。

  在他看来,上述宏观因素成为左右近期商品运行的主导因素,“原油远期的回落亦是受此影响。”

  这对于基本面本就走弱的铁矿石而言,无异于再添了一把火。以近月合约1909为例,本周跌幅已达9.87%,而在前一周已经出现了大跌。

  与之相伴的是,曾经做多的趋势资金开始大举撤离,本周铁矿石期货持仓减少了29.5万手,相当于22亿元资金离场。若考虑期货公司加收部分,实际离场资金可达到30亿至40亿元,这对于规模较小的期货市场而言,已是可观。

  以8月6日为例,排名前20位的主力席位中,15家期货公司多单数量减少,其中便包括了行业龙头的永安期货。

  另一个细节在于,本周铁矿石期货下跌速度过快,仅仅两个交易日便接近10%,部分原本风险度处于警戒线的多头持仓,被期货公司风控人员迅速强平,这类被动减仓一定程度上也加剧了资金流出。

  如今,在趋势资金、投机资金出现同步撤离的背景下,铁矿石期货端的推涨动力大幅减弱。

  年内供需拐点来临

  资金撤离只是结果,基本面步入“拐点期”才是价格下跌的核心。对于这一判断,接受记者采访的数位业内人士,几乎达成了共识。

  西南期货黑色系研究员夏学钊给出的逻辑是,VALE矿山受影响的矿区逐步复产,另一个2015年停产的矿山传出年内复产的消息,加上近几周发货量环比上升,上游矿山供应有望放量。

  而按照张岩预测,下半年四大矿供给量大约将较上半年增加6000万吨,铁矿石供给缺口逐渐修复。

  只是,矿山放量的时间点,尚存在一些不确定性。

  “淡水河谷和必和必拓的Samarco矿区(2015年尾矿坝事故后,至今一直处于暂停运营状态)目前正在重新申请采矿许可,争取复产,但具体落实未知。”何杭生表示,三季度增加的供应可能会拖后至今年四季度。

  能够确定的是,上半年国内铁矿石供应紧张的情况正在不断缓解,并开始逐步向供需平衡的状态过渡。

  反观需求端,上半年受内需拉动,国内粗钢产量同比增加9.9%,进而带动铁矿石需求的增长,而下半年粗钢产量继续提升空间变得极为有限,加上处于限产阶段,下游需求或难维持上半年水平。

  历史数据可以提供佐证,一般而言,下半年受限产、需求减弱等影响,国内粗钢产量的高点多出现在二季度,并于下半年逐步走低。

  “铁矿石的主要矛盾,将由供给短缺的矛盾转向结构性矛盾。”张岩分析称,当前钢厂利润趋弱,铁矿石跟随转弱,铁矿石主力换月至2001合约后,铁矿石价格年内高点便基本确立,下半年大概率呈现震荡向下的趋势。

  何杭生同样认为,由于前期的进口矿价的持续高涨,已经严重压缩了钢厂利润,且目前钢厂进口矿库存依旧保持在1500万吨左右,减少了进口矿的采购需求。

  他指出,下半年钢市传统淡季来临,大多数地区对制造业企业有“拉闸限电、错峰生产”措施,钢厂例行检修将随之增加,加上河北唐山地区限产逐步落实,下游钢企对进口矿的需求高峰已过。

  按照上述供应增加、需求下降的判断,铁矿石的年内供需拐点已经确立,饱受矿价上涨、利润空间急剧压缩的各家钢企,可以松口气了。(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