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期货 >

这个夏天有点冷 甲醇产业陷入过剩“泥潭”

2019-08-13 03:25
摘要 【这个夏天有点冷 甲醇产业陷入过剩“泥潭”】今年,有着太多的意外。响水意外爆炸了,减少了苏北的需求;河南意外的爆炸了,减少了河南的需求;连云港意外地停了,又减少了港口烯烃的需求。唯独供应没有出什么较大的意外,那么按照目前的需求减量来计算,需要国内甲醇装置整体开工意外下降10%—15%,而且要坚持两个月,才能实现供需平衡,行情扭转。(期货日报)

   2015年11月23日,上海,大雨。

  下午一点半,甲醇MA1601合约,已跌穿现货1800元/吨的价格。14:02,黄浦江上长鸣的汽笛,奏响了空头总攻的号角,甲醇跌停于1731元/吨。大巴车上,雨水敲打着玻璃,与车内突然的安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个价格,意味着西北现货售价要低于1200元/吨,将跌穿所有厂家的生产成本。

  后来的事实证明,大家当天的担心不是空穴来风,2015年12月9日,甲醇期货MA1605合约创造了截至目前的最低价格:1590元/吨。

  过剩产业,没有盈利的权力

  这是一轮起始于2013年12月15日的大下滑,那一天,还是一手50吨大合约的甲醇ME1401涨停于3595元/吨的期货历史最高价。不到两年的时间,甲醇现货自最高峰下滑了60%,期货下滑了51.8%。

  在空头的眼里,2014—2015年的甲醇产业,是一个产能过剩(5000万吨产能),开工不足(开工率低于60%),下游需求淡旺季明显(冬弱,春起,夏平,秋疯)的产业。

  甲醛占据了全国甲醇40%的需求,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大下游,二甲醚则因为掺混液化气被认定为“以次充好”登上央视315晚会,自此一蹶不振。国内还没有那么多投产的甲醇制烯烃装置。那时的甲醇价格,会呈现一个很明显的淡旺季,“金九银十”往往是创造供需两旺、价格高点的时段。

  但在空头的眼里,过剩的产业,没有盈利的权利。笔者虽然没有搞懂他们是如何取得判定一个产业是不是该盈利的权利的,但往往市场的判断真的是正确的,他们认为甲醇不应该有利润,于是甲醇就期现同步开启了下滑的步伐,直至跌穿的所有厂家的生产成本。

  历史正在重演

  相信经历过2008—2009年、2014—2015年甲醇市场的老人们,都不会对当下的甲醇市场陌生,因为自2018年10月15日开始,一场大幅的下滑,正在重演。每一轮,下跌的理由可能有所不同,但行情的走势,却总是那么相似。

  2008—2019年,11年过去了,产能扩了一倍又一倍,产量也扩了一倍又一倍,中国甲醇还是没能摘下产能过剩、开工不足的帽子,但每年都要很无奈地进口16%,为何过剩产业还得这么多的进口,这个问题也没有人给笔者解释。只知道甲醇价格一旦下滑,就会有人跟笔者讲,过剩产能,不应该有利润……

  历史正在重演,但这一轮的破坏性,是历史同期最厉害的一次。2008—2009年的中国甲醇产业,还只是一个年产销千万吨的小产业。在2014—2015年时,甲醇的主要原料煤炭的期货盘面价格仅有290—300元/吨,期现货价格虽然很低,但打穿成本时间较短。而当下,众多的甲醇厂,正在承担着历史上最严重的亏损时段。截至目前,华东地区的甲醇企业,亏损普遍在300—500元/吨,华北和华中的企业,亏损普遍在200元/吨,西北企业亏损也在100元/吨以上,气头企业亏损在200元/吨以上。

  而就目前的市场结构来看,这一轮的亏损周期,可能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长。

  过剩如何破局?

  今年,有着太多的意外。响水意外爆炸了,减少了苏北的需求;河南意外的爆炸了,减少了河南的需求;连云港意外地停了,又减少了港口烯烃的需求。唯独供应没有出什么较大的意外,那么按照目前的需求减量来计算,需要国内甲醇装置整体开工意外下降10%—15%,而且要坚持两个月,才能实现供需平衡,行情扭转。

  在需求问题既定无法扭转的条件下,不通过减少供应来调节市场结构,甲醇是无法摆脱目前的困境的。这两个月以来,我们看到了创纪录的库存,看到了低价的外盘,看到了形形色色人……

  物极必反,如果非要逼到产业出清,那么产业一定会报复性反弹。

  那真的是一个产业的冬天,这个三伏天,对于整个甲醇产业链来讲,异常冷!(作者单位:招金期货)

  本文内容仅供参考,据此入市风险自担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