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美股 >

同性交友平台蓝城兄弟赴美IPO:坐拥4900万用户,

2020-07-01 01:00

6月22日,资本邦获悉,6月16日,国内LGBTQ(性少数人群,包括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等等)垂直社交软件Blued母公司蓝城兄弟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蓝城兄弟)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递交了招股书,公司拟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交易代码为“BLCT”。此次若成功上市,Blued将成为“全球同性社交第一股”。

此次蓝城兄弟赴美IPO承销团由尚乘集团、中信里昂证券、路通资本、老虎证券组成,此次IPO的发行价格区间和募资规模尚未公布。招股书透露,蓝城兄弟拟将募集资金用于营销宣传等在内的业务扩张,人工智能等技术的研发、日常运营以及潜在的战略收购、投资和联盟。

BlueCity的前身是中国第一个LGBTQ在线论坛——淡蓝网(Danlan.org),由马保力创立。这是一个公益性质的网站,用于提高对艾滋病毒的认识和预防。2001年,同性恋从中国官方精神疾病名单中删除。

2011年,马保力辞去警察职务全心投入LGBTQ事业,于同年正式成立蓝城兄弟,并于次年(2012年)推出了同性社交软件“Blued”。从2017年开始,Blued将业务扩展到海外,目前Blued移动应用在210多个国家和地区拥有用户。截至2020年3月31日,Blued已拥有超过4900万注册用户。截至2020年3月31日的三个月,Blued的平均月活人数(MAU)已经达到600万。2019年,每位活跃用户平均每天在Blued上花费时间超过60分钟,每位活跃用户平均每天会话超过16次。2019年,Blued平均次月留存率为71.0%。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就2019年的平均MAU而言,Blued是全球领先的LGBTQ平台,是中国第一大LGBTQ平台。

IPO前,蓝城兄弟已获得多轮融资。股权结构方面,创始人马保力持股比例为39.6%,顺为资本持股为12.3%,鼎晖投资持股为9.4%,天泽金牛资本持股为7.6%,清流资本持股为5.7%,新程投资持股为5.1%,嘉御基金持股为4.4%。值得注意的是,顺为资本的法定代表人是雷军。

蓝城兄弟的同性交友生意

蓝城兄弟瞄准的是一个数量庞大且具有强烈消费能力的群体。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2018年,全球LGBTQ人口约为4.5亿人,占总人口的5.9%,预计到2023年这个数字将增长到5.91亿人,占总人口的7.4%。

除了数量可观,LGBTQ人群还拥有高于普通人群的平均可支配收入。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与一般人群相比,LGBTQ人群在医疗保健,娱乐,服装和鞋类以及外出就餐等各类支出上消费更高。

以上因素促进了LGBTQ市场,即粉红经济的快速增长。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2018年全球LGBTQ网络市场规模达到2615亿美元,预计到2023年将达到5804亿美元,复合年增长率为17.3%。

LGBTQ平台主要向LGBTQ人群提供四类产品和服务,包括社交和娱乐,在线健康咨询和在线药房以及辅助生殖技术服务。

以Blued为例,其收入也主要来自以下四大服务:1.直播服务;2.会员服务;3.广告服务;4.以个性化的辅助生殖(代孕)咨询服务“Blued baby”为主的其他收入。

财报显示,2018年,2019年和2020年一季度,公司营收分别为5.01亿元、7.59亿元和2.07亿元。

从收入构成来看,直播打赏是Blued的主要现金牛,主要是平台出售虚礼品的销售收入。2018年,2019年和2020年一季度,该公司的直播收入分别为人民币4.578亿元,6.714亿元,1.796亿元,占同期总收入的91.3%,88.5%和86.6%。

从经营数据来看,2018年,2019年及2020年第一季度,Blued直播的ARPPU(每付费用户平均收益)分别为1,279元,2,059元和1010元。同期付费用户数量分别为35.8万,32.6万和17.8万人。

Blued的大部分收入来自直播服务,这也是大部分社交软件的主要盈利模式。为了解决盈利模式较单一的问题,Blued在积极拓展其他业务如会员服务,广告服务及辅助生殖(代孕)咨询服务,以及开拓海外市场。

2018年6月,Blued国内版本推出会员服务,并于2019年第四季度国际版推出订阅式会员服务。会员享有个性化主页、个性化聊天窗口背景、列入黑名单的用户数量上限的限制、过滤广告等特权。过去三年,会员人数增长显著。2018年,2019年及2020年第一季度,Blued会员服务的付费用户分别为约8.5万,45.7万和29.5万人。

这也带动了会员收入的快速增长。2018年,2019年及2020年第一季度,Blued会员收入分别达到471.7万元,3673.8万元和1501万元,占收入的比重分别为0.9%,4.8%和7.2%。

此外,Blued还通过APP展示广告产生收入。2018年,2019年及2020年第一季度,Blued广告收入分别达到3292万元,3538.4万元和559.6万元,占总收入的比重分别为6.6%,4.7%和2.7%。

从以上分析可以看出,目前其他新兴业务对平台的收入贡献仍然十分有限。过于依赖直播业务的盈利模式也为Blued的发展埋下了隐患。

对于直播平台来说,能否留住顶级主播和经纪公司直接影响到用户能否继续留在平台上付费。根据招股书,在截至2020年3月31日的三个月中,Blued平台排名前20的主播贡献了平台17.7%的直播收入。尽管这些主播受专有条款的约束,但不能排除个别主播违反协议跳到其他平台或合同到期后不续约。如果其他直播平台提供更高的收益分享比例,Blued可能会流失主播。这将对平台的付费用户数和经营业绩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为了留住主播,Blued平台通常会通过主播的代理机构与其达成收入分成协议。根据该协议,平台需向代理机构支付一定费用,这些费用根据主播销售虚拟礼物收入的一定百分比提成。

Blued将这部分分成收入计入营收成本中。根据招股书,2018、2019年和2020年第一季度,Blued的分成费用分别为3.09亿元,4.43亿元和1.10亿元,分别占总收入的比例为61.7%、58.4%和53.1%,占同期直播收入的比例为68%、66%和61%,也就是说平台的直播抽成比例大概为3成。

高昂的分成费用也是导致Blued至今尚未盈利的原因之一。2018,2019年及2020年第一季度,公司净亏损分别为1.45亿元、5293万元和760万元。

此外,尽管蓝城兄弟很早开拓海外市场,但其海外业务迟迟无法进入大规模商业化阶段。资本邦获悉,蓝城兄弟自2017年开始扩张海外业务,目前Blued的用户遍布210个国家和地区。招股书显示,截至2020年3月,中国以外国家和地区的用户占该公司月活跃用户数(MAU)总数的49%以上。

但是这些海外用户的“氪金”能力却远远比不上国内。2018年,2019年和截至2020年3月31日的三个月,来自中国以外的用户仅贡献了约3.4%,6.6%和9.9%的收入。

此外,拓展国际业务也意味着,Blued平台上的内容需考虑各个国家和地区司法管辖区的法律制度,政治环境,文化和宗教等方面的差异。在反对LGBTQ公共政策或是对LGBTQ社群持有负面情绪或同性恋行为非法的国家和地区中,Blued软件或面临被下架或屏蔽的风险。2018年初,应印度尼西亚政府的要求,Blued软件曾被当地Google应用商店屏蔽。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