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基金 >

头部券商密集提高短融余额上限 流动性宽松之

2019-11-12 11:40
摘要 【头部券商密集提高短融余额上限 流动性宽松之际相关主题基金或大有可为 】央行借券商传导流动性打响第一枪!头部券商机构再迎利好。这个周末,华泰证券、海通证券、国泰君安、中信证券、广发证券五大券商也先后发布相同公告称,均收到央行通知提高短融余额上限,待偿还短融余额上限合计提升近2000亿!

  央行借券商传导流动性打响第一枪!头部券商机构再迎利好。

  这个周末,华泰证券、海通证券、国泰君安、中信证券、广发证券五大券商也先后发布相同公告称,均收到央行通知提高短融余额上限,待偿还短融余额上限合计提升近2000亿!

  另有消息显示,还有多家大型券商也有类似的安排,业内估计合计约有3000亿元。

  央行提高4大头部券商短融余额上限!流动性宽松之际A股能否迎来“七翻身”?

  四家券商在公告中的表述基本一致。中信证券和国泰君安表示,公司将按照《证券公司短期融资券管理办法》和《关于证券公司短期融资券管理有关事项的通知》等规定对短期融资券余额进行管理,待偿还短期融资券余额将不违反关于余额上限的相关规定;海通和华泰则表示,在此范围,本公司可自主确定每期短期融资券的发行规模。

  相比过去,四家券商的短融发行上限都有不同幅度提高。如2017年12月央行核准的中信证券余额上限为159亿元,现在是469亿元,增加了310亿元;而华泰证券3月时公告该上限为216亿元,目前上升至300亿元。

  资料显示,短期融资券指企业在银行间债券市场发行和交易并约定在一年期限内还本付息的有价证券。短融和次级债,都是券商在进行日常经营时的常规融资手段。

  近年来,由于券商大规模开展融资融券、约定式购回等资金密集型业务,对流动性的渴求大幅提高,牛市期间尤为如此。而权益类融资工具虽无还本付息压力,但周期相对较长,因此短融作为一个灵活、快捷的融资工具备受券商青睐。

  不过,券商发行短融的规模亦与市场情况高度正相关,毕竟短融需要支付利息。市场走牛时,融资余额、约定式购回等业务金额都快速上升,券商发行短融的意愿较强;反之熊市时,融资余额维持低位,券商利用债务工具补充流动性的意愿也相对较弱。

  数据显示,2015年6月18日,沪深两市融资余额创下2.226万亿元的历史高位,而与此同时,多家券商2015年末应付短期融资款余额也明显增加。

  如上图。广发证券2015年二季度末应付短期融资款余额高达522亿元;中国银河和招商证券均超过400亿元。而今年一季度末,广发的应付短期融资款账面金额为193.97亿元,中国银河下降至61.25亿元,招商证券也只剩下244.75亿元

  相对应的,今年一季度末,沪深两市融资余额为9132亿元,较2015年的历史高点下降约60%。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券商发行短期融资券的时机,有时候也与市场流动性有关。流动性充足时,shibor较低,券商发行短期融资券的财务成本较低。而如果流动性相对紧缩,往往资金成本攀升,券商发行短期融资券的意愿也会受到影响。

  上图是中信证券2018年年报财务报表附注中的应付短期融资款一项。由此可以看出,不同时期发行短期融资券,票面利率差异巨大。如2018年3月发行三个月期“18中信CP003”时,票面利率高达4.60%。但同样是三个月期短融,2018年12月7日发行、今年3月8日到期的“18中信CP011”,其票面利率为3.15%。如果同样是发行100亿元,这两者之间的财务成本相差近4000万元。

  从目前情况来看,市场间流动性宽裕,资金成本维持较低水平。根据公告,2019年6月10日,中信证券发行了2019年第六期短融,期限为88天,发行总额为20亿元,其票面利率进一步下降至3.07%,与3月相比又有小幅下降。

  当然,流动性宽裕不是市场走牛的唯一条件,但却是重要条件。并非券商有了钱,客户就会一定去融资融券、去进行股票质押,但如果没钱,那就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目前已经接近年中的重要时间窗口。在近一周之前,海通证券姜超团队在最新报告中称,央行增加3000亿元再贴现和常备借贷便利的额度,市场流动性已明显改善,6月的季末考核有望平稳度过。

  总之,经过了年初的大涨、春末夏初的回调,流动性宽裕的市场再次迎来了相对较好的资金环境,而央行提高四家头部券商短融上限,只是其中的一个方面。俗话说“五穷六绝七翻身”,在即将到来的七月,市场是否真能迎来新一轮上涨的起点?所有投资者都在翘首以待。

  头部券商短融余额上限调升,传递释放流动性积极信号

  广发证券24日公告,收到中国人民银行关于公司短期融资券最高待偿还余额有关事项的通知,公司待偿还短融余额上限调至176亿元。此前,在22日,已有国泰君安证券、中信证券、海通证券和华泰证券等4家券商公告,均表示收到央行关于提高本公司短期融资券最高待偿还余额有关事项的通知,待偿还短融余额上限分别为508亿元、469亿元、397亿元和300亿元。上述5家头部券商的待偿还短融限额合计达1850亿元。

  通过比对上述5家券商此次有关短期融资券待偿还余额上限的公告,可发现,其上限均获提高,且提升幅度较大。以国泰君安证券和中信证券为例,前者在2017年8月获央行核准的待偿还短期融资券的最高余额为130亿元,后者在2017年12月公告获央行核准的待偿还短融余额上限为159亿元,本次调整后的额度上限分别较先前提高近3倍和近2倍。

  有非银分析师介绍,证券公司发行短期融资券实行余额管理,待偿还短期融资券余额上限按照短期融资券与证券公司其他短期融资工具余额之和不超过券商净资本的60%计算,具体额度由证券公司根据公司净资本情况向央行申请后获核准。

  如华泰证券今年3月刚刚调整过短融余额上限,获央行核准的待偿还短期融资券的最高余额为216亿元。短短3个月后,华泰证券再次获核准上调短融最高限额。对此,有非银分析师认为,此次多家头部券商集体调整短融余额上限,或与监管层鼓励向大型券商融资,由此支持大型券商扩大向中小非银机构融资有关。

  东莞证券发布专题研报指出,由于个别金融机构出现信用风险后,银行风险偏好快速下行,为避免流动性问题,监管层快速出手,鼓励头部券商成为打通流动性从银行到非银机构的桥梁。这有助于缓解市场情绪,解决银行和非银机构间债券质押业务的融资难,阻断债券违约的风险传导。

  某大型券商非银分析师认为,短融具备发行门槛较低、周期短、能够快速补充公司运营资金流动性等特点。此次上调头部券商的短期融资券待偿还余额上限,有助于通过券商业务的开展,向市场释放流动性。

  一线大券商密集提高短融余额上限,券商股要“嗨了”?

  今年以来,受到科创板“跟投机制”以及新业务拓展等因素影响,券商之间的资本金竞争压力也越来越大,对融资的需求也越来越高。由于周期短、成本低、操作灵活,短期融资债券也越来越成为受到券商欢迎的融资方式之一。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年内共有19家券商成功发行合计1150亿元规模的短融券,而去年同期短融券发行规模仅395亿元。其中中信证券和渤海证券分别以160亿元和100亿元短融发债规模位居前列。

  另有分析人士认为,此次短融债券上限调整也是为了防范流动性通过非银机构传导至券商的资管产品,并造成部分券商的资金紧张问题。头部券商流动性的宽松,也可以在风险可控的情况下,向中小券商机构提供相应流动性,以解决券商资金紧张问题。

  不少市场分析认为,头部券商短期融资余额上限提高,也成为此轮券商行情爆发的催化剂之一。6月19日、20日连续两天,券商板块行情启动,并带动整个金融板块爆发。仅6月19日当天,就有多家股出现盘中涨停情况。而相关数据显示,年初至今券商板块上涨接近40%。

  国金证券分析师蔡翔表示,此前头部券商成流动性供给桥梁的消息,使券商后期更多将开始承载金融风险梳理的使命,从这样一个角度来说,券商后期的整个业绩想象空间弹性也将释放得比较大。联讯证券策略组分析师康崇利也表示,头部券商在金融领域的作用提升,加之股市风险偏好短期提升,券商股率先受益,次新券商涨停也是人气聚集的体现。

  除了头部券商获得流动性支持之外,今年以来,券商股已经迎来多重利好因素。A股纳入富时罗素全球指数正式启动,其中31只券商股正式“入富”。同时,科创板的开立、沪伦通等新政策新业务的出现,也给整个券商行业带来利好,此外,由于前轮跌幅较深、加上市场对券商牛市弹性的看好,券商股表现也成为资金关注的热点。

  而此次央行核准头部券商接近3000亿短期融资券余额上限调整,其传导和释放的流动性也将有望达到千亿规模。这一利好消息,无疑将再次成为券商股行情启动的点火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