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港股 >

临危受命者尴尬“抽身”B面:光大证券“一线坠

2019-08-10 12:12
摘要 【临危受命者尴尬“抽身”B面:光大证券“一线坠落”】据多位接近光大证券的知情人士透露,有关光大证券的人事动荡将持续发生。消息人士向记者坦言,光大证券踩雷MPS项目只是光大证券自身一系列风控问题所积聚的结果,而伴随风险事件后续发酵,光大证券此前身处行业第一梯队的地位也在摇摇欲坠。(21世纪经济报道)

  对于光大证券来说,2019年并不太平。

  8月2日,光大证券公告称其首席风险官王勇正式提出离职。

  这已是光大证券直投子公司光大资本踩雷暴风MPS收购案后一系列人事动荡的延续。

  据多位接近光大证券的知情人士透露,有关光大证券的人事动荡将持续发生。

  消息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言,光大证券踩雷MPS项目只是光大证券自身一系列风控问题所积聚的结果,而伴随风险事件后续发酵,光大证券此前身处行业第一梯队的地位也在摇摇欲坠。

  踩雷后遗症

  让光大证券陷入如今尴尬境地的,正是光大资本一手参与的暴风集团三年前针对MPS的跨境收购项目。

  彼时,光大资本设立结构化合伙基金上海浸鑫组织52.03亿元收购体育版权公司MPS,但由于收购条款中未安排同业禁令,导致MPS手中版权到期最终因经营不善而被破产清算,而这一项目已让光大证券多名高管先后被问责。

  今年4月份,光大证券原董事长薛峰辞职,更早前光大资本总裁代卫国已于去年上半年被免职,而今年8月初,光大证券首席风险官王勇宣布辞职。

  资料显示,王勇任职期间曾担任光大资本的董事,近年来是光大证券薪酬最高的董监高人员,其2017年时年薪最高达469.33万元,平均每年较董事长薛峰还高100多万。加入光大证券前,王勇曾任加拿大皇家银行副总裁及风险定量分析部董事总经理。

  据一位光大证券内部人士介绍,王勇临危受命于2014年初,此前光大证券频繁发生保荐项目天丰节能造假、“8·16”光大乌龙指等重大风险事件。

  事后来看,当时高薪聘用的这一职务并未起到应有之作用。

  “王本身是做定量分析出身的,主要应用在市场风险管理上,但MPS这个项目显然是出了信用风险、流程风险以及内控问题。”上述光大证券内部人士称,“而且公司内部相对复杂,这并不是安排一个风险类高管能够完全覆盖的。”

  与此同时,暴风集团实控人冯鑫、MPS项目负责人项通更因该事件被带走调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接近光大证券人士获悉,冯鑫、项通等人的被查与光大证券等机构的主动追责有关。

  “一笔几十亿的项目打了水漂,直接让光大集团方面的震怒,之前光大不放项通走,虽然后来他(项通)通过司法途径离职了,但不代表其离职后不会对相关项目承担责任。”一位接近光大证券人士表示,“现在投管项目都是责任终身制的,就算离职、退休了也一样要追究。”

  在业内人士看来,此次事件也间接暴露了券商直投子公司容易滋生的代理危机。

  “公司出现巨额的直投亏损,如果还涉嫌利益输送等贪腐问题,那么说明公司与子公司之间过去一段时间的内控联动存在重大疏漏。”一位接近光大证券的投行人士表示,“因为券商私募子公司一定程度上摆脱了母公司的风控指标序列,并且拥有自发产品、自营投资等自主空间,确实容易滋生代理危机。”

  事实上,就在发起暴风MPS收购案不久后的2017年6月份,光大证券还一度为光大资本提供一次高达20亿元的巨额增资,促使其注册资本增至40亿元。

  自一线跌落

  在分析人士看来,MPS项目的后续处置将给光大证券带来进一步冲击。

  “这件事会较大程度地影响光大证券的业绩和后续业务开展,同时还有人员和团队的稳定性。”华东一家券商非银金融分析师表示,“一方面很多项目合作会因为这个事情而丧失机会,另一方面本身出问题项目的司法纠纷也会一直对光大证券构成拖累。”

  显而易见的是光大证券目前面临的诉讼风险。根据此前招商银行所提起的诉讼,其要求光大资本履行上海浸鑫项目所提供的差额补足义务,诉讼金额规模高达34.89亿元,并导致光大资本旗下资产被申请财产保全。

  与如此巨额的诉讼金额相比,光大证券的减值准备似乎远不足以覆盖。2018年年报中,光大证券基于谨慎性原则计提了14亿元预计负债和1.21亿元的其他资产减值准备,合计冲减合并利润总额15.21亿元,与诉讼金额相比差值约近20亿元,与光大证券近三年来的年均净利润相当。

  “因为浸鑫的底层资产已经破产清算,不排除还会有一定的残值,但版权公司属于轻资产类型,公司对这个项目能够挽回多少损失并不乐观。”一位接近光大证券人士透露。

  此外,该案发生后,监管当局对光大证券的相关措施是否还会升级,也被市场高度关注。今年3月份,光大资本已曾收到了来自当地派出机构对其采取责令改正行政监管措施,光大证券表示将督促光大资本强化内控。

  “这种项目遭遇监管措施是正常的,之前广发证券境外子公司因为内控问题也收到了相关罚单,关键看这件事的问题和影响是否会引起监管部门的立案调查和行政处罚。”一位接近监管层的机构人士表示,“如果调查和处罚升级,那么对光大证券来年的监管等级评价是非常不利的。”

  这有可能导致光大证券进一步从一线券商中“掉队”。数据显示,光大证券2018年营业收入排名业内第15位,较2017年下降两位,较2016年下降4位。

  “风险事件的发生和巨亏会让券商的风险偏好持续下降,继而导致业务线发生收缩和人员流失。”上述非银金融分析师表示,“券商分类管理之后,头部券商都是不进则退的,目前市场和行业周期都处于低潮期,这个时候逆势扩张反而是一些公司机会,比如中信、天风等机构的横向收购,但在这个事情发生后,光大很有可能会错过这些机会。”

  相关报道>>>

  MPS事件再发酵!光大证券合规总监和首席风险官又请辞 五关键人去职

  光大证券首席风险官王勇辞职 暴风风波逐渐聚焦52亿海外并购案

  暴风海外收购“踩雷”风波仍在发酵?光大证券首席风险官辞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