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人文地理 >

户外露营:管理混乱缺乏标准 露天烧烤成隐患

点击: 作者:[db:作者] 发布时间:2022-04-25 00:51

喜欢露营的人越来越多,从春暖花开到数九寒天,都有人乐于在户外支起帐篷,尽情享受亲近自然的快意。从普通帐篷到全套露营装备,从一块草坪到专业露营基地,追求“精致露营”

喜欢露营的人越来越多,从春暖花开到数九寒天,都有人乐于在户外支起帐篷,尽情享受亲近自然的快意。从普通帐篷到全套露营装备,从一块草坪到专业露营基地,追求“精致露营”成了都市人的新乐趣。然而,基地配套设施不足,行业标准不统一,缺乏管理规范等问题也日益突出。

实地走访

遍地垃圾清运难

记者走访发现,许多开放露营地的市内公园,一到周末或节假日,配套服务跟不上的问题就暴露无遗。

星河湾生态公园位于朝阳大悦城附近,由于位置便利,园内有花有水,成为附近居民露营的首选地。周末的下午,从大门处的草地开始,各类帐篷就星罗棋布,湖边、樱花树下都是扎营打卡的游人,堪称“一位难求”。然而,偌大的公园里却没有卫生间,想方便的市民只能走出公园,到门外的一家酒店如厕。不仅如此,园区道路上随处可见被扔的口罩、餐巾纸和塑料袋。记者走了一圈下来,仅在湖边看到5个塞得满满的垃圾桶,溢出的垃圾袋遍布垃圾桶四周,十分影响美观。除了湖边,园内再也难寻分类垃圾桶的踪影。由于处理不及时,还有的白色垃圾被吹到草丛中,清理更加困难。

其实,星河湾生态公园原本只是社区的一处人工湖和绿地,由星河湾物业封闭管理,近两年才作为公园挂牌,免费对游人开放。赶上最近樱花盛开,这座小小的公园突然火爆了起来,一时成为网红打卡地。不仅附近的居民来这里休闲,甚至还有人专门慕名而来,铺上野餐垫,支起帐篷天幕。由于物业人手有限,仅在出入口安排了工作人员引导游客扫码登记,园内的管理却出现了空白。

同样,在北五环外的仰山公园,垃圾桶内空荡荡,垃圾桶外却堆满了塑料袋、饮料瓶及剩余的食物。正在清洁的工作人员诉苦说,由于近一个月来扎帐篷的游客较多,园内垃圾也明显增多。“有些游人挺文明,走的时候会把地下清理得干干净净;但也有人只管大件垃圾,草地上的瓜子皮、花生壳和果皮纸屑就不管了。”

现场体验

露天烧烤成隐患

在一些公园的露营区,很少见到便利店、自动售货机等配套设施。能过夜的大运河森林公园野营地,是很多露营爱好者的首选。清明假期的前一天,刘女士下午3点多就已经在平台上搭好了帐篷,就等着老公去学校接孩子回来,他们一家三口就可以在这里度过小长假了。三天的吃喝都要在这里解决,为此刘女士一家做了充足的准备。“卫生间就在附近,洗手洗脸基本没问题,喝的水我们也提前买好了。”刘女士遗憾地说,如果公园里能增设小超市或自动售货机就更好了,“孩子嘴馋了,就地就可以买些零食或饮料,就不用开车再出去找了。”

在东坝郊野公园,卫生间门口摆放了一台自动售货机。但由于周末销售火爆,货架上的十几种饮料基本都卖完了,却一直没有补货。“没可乐了,晚点出去买吧。”一位家长带着孩子扫兴而归,“周末来公园的人更多,服务管理也跟不上了。”

在公园露营体验不佳,追求更好山水景色的市民选择了京郊。在郊外扎帐篷,常常会伴随烧烤野炊,用火安全和环境保护的问题也随之而来。清明假期前两天,门头沟区水务局就劝阻河湖周边扎堆聚集、露天烧烤、野炊野钓等不文明行为百余起;房山区多部门针对小清河周边的烧烤现象也进行了联合执法,劝阻、制止露天烧烤等不文明行为20余起。

露营爱好者文杰曾热衷于去郊区一些比较“野”、还没被人为开发的地方露营,如潮白河、白河湾附近,她在露营过程中也发现了不少问题。“这些地方的管理有时不那么及时,有人会偷偷地违规用火;一些素质不高的游客可能还会随地大小便。”

记者调查

管理混乱缺乏标准

针对旺盛的露营需求,越来越多的专业露营基地也随之出现。根据艾媒咨询发布的相关报告,2014年至2021年,国内露营营地市场规模从77.1亿元猛增至299亿元,预计2022年增速将达到18.6%,市场规模将达到354.6亿元。全国2020年和2021年分别新增超8000家和15000家露营地企业。“我能明显感觉到,今年北京郊区的露营基地出现了爆发式增长,每周打卡一个都玩不过来。”露营爱好者文杰几乎每周都会去不同的露营基地体验一番。

记者查询了多家郊区露营基地的情况,发现露营基地一般分两种:一种可以自带帐篷,基地只提供露营位;还有一种可以直接提供“帐篷酒店”。自带装备的一般需要缴纳进场费,有的按人头收费,有的按家庭收费,还有的以帐篷数量为单位,没有统一的标准,价格也从几十元到几百元不等。各个营地提供的配套设施也不一样,有的提供卫生间、水源,有少部分还能提供淋浴间、厨房等。

体验了郊区某露营基地的刘女士坦言,一些收费不菲的露营地性价比却不高。“不仅需要自带装备,每个人的进场费就要100多元,一家五口进场什么都还没做,光门票钱就花了五六百。场地内土地修整得也不好,卫生间不足、清扫不及时,整体上感觉很混乱,完全没有那种轻松怡人的氛围。这些地方感觉都是在网上被加了‘滤镜’后营销出来的,来了后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

“一些基地的经营者并不是玩露营的,只看到了商机,却不知道露营的人真正需要什么,应该提供什么样的配套设施,应该如何实施专业化管理,也因此容易出现不规范的经营行为。”文杰说,比如在国外专业的露营基地,携带宠物和不携带宠物的游客应该实行分区管理,而且携带宠物必须牵绳、清理粪便,这样既能保护生态环境,也能避免产生不必要的纠纷。

专家建议

从制定行业准入标准入手

记者查询发现,《北京市公园条例》中仅提到公园内禁止营火、烧烤,禁止损坏草坪、树木等行为,至于能否露营尚存管理空白。2021年修订的《北京市公园分级分类管理办法》中也没有细致的要求。各公园只能根据自己的理解进行管理。对此,露营爱好者彭萧建议,总的原则是不能破坏公园景观环境和设施,在此背景下,可以细化露营的规范要求,明确在露营地采用何种取火方式等要求。

标准缺失是导致露营市场不规范的原因之一。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魏翔说,近两年露营需求旺盛,由此产生的供需矛盾以及管理缺失,主要是因为对露营这种新业态缺乏相关的行业准入标准和规范。

“没有准入标准,就必然会出现野蛮发展。目前有一些在公共产权用地上开发的露营基地,如果没有规范和监管,运营商就可能过度使用土地,而忽视对环境的保护、土地的定期维护和长期价值的关注。”魏翔认为,露营市场的野蛮生长也是提醒有关部门,此时正是建立行业准入标准和管理规范、进行监管的窗口期。

魏翔解释说,准入标准和管理规范应该包括什么样的土地可以用作露营地;露营基地应配备什么样的配套设施;露营地的安全应该如何维护;如何对运营商进行环保激励,让运营商有动力去保护生态环境,否则需要承担什么样的责任等。

魏翔也建议,可以尝试像一些自然保护区一样实行分级开

放和分级管理制度。在划定的露营区域内,可以分为不可过夜的轻露营区和可过夜的重露营区。轻露营区免费,重露营区适当收费,同时增加相关人员管理和配套设施,减小对自然的破坏。运营多家露营基地的张加祖秀也期盼着行业准入标准和管理规范的出台。“露营本身是有自己的独特魅力和文化的,目前中国的露营行业发展还处于比较初级的阶段,我们也希望整个行业未来能有正向、长远的发展。另外,我们也在倡导‘无痕露营’的理念,希望能逐步提高大家对生态环境的保护意识以及户外安全意识,能让大家在体验露营乐趣的同时,最大程度减少对自然环境的破坏。”张加祖秀说。(徐英波 任珊)



上一篇:中国游客消费习惯发生变化 青年群体旅行支出增加 下一篇:云南:除边境口岸县市外 恢复跨省团队旅游
相关文章
  • 河南:清明小长假共接待游客超311万人次

    2022-04-29

  • 宁夏银川:放大中转站优势 推动文旅产业发展

    2022-04-29

  • 宁夏“三个聚焦”赋能“旅游+葡萄酒”发展

    2022-04-29

  • 贵州独山:“高寨茶”传递勤劳致富正能量

    2022-04-29

排行榜